梵刹春秋

您现在的位置: 河北邢台大开元寺 >> 梵刹春秋 >> 正文
邢台大开元寺—名僧篇
作者:admin 文章来源:点滴斋 点击数:9844 更新时间:2010-7-6 22:13:14

   佛图澄 (公元232年-348年)西域僧人,310年从西域来到洛阳投奔后赵石勒,312年随石勒来到邢台(襄国),大力在后赵境内传播佛教,以佛教维系胡汉民族的团结。襄国成为北方佛教中心,后来佛教影响全国南北。建寺庙893所,受业弟子数百人,被石氏父子尊为“大和上”。据《晋书·佛图澄传》记载,佛图澄在襄国时,最有名的当为敕龙取水,当时襄国城堑干涸,石勒问佛图澄解除缺水良方。佛图澄说:“今当敕龙。”虽然石勒以为佛图澄是在开玩笑,佛图澄说出理由,“水泉之源,必有神龙居之,今往敕语,水必可得。”当时,水源虽有数处,但都“久已干燥,坼如车辙”。佛图澄带领弟子数人来到泉源旁,自己坐于绳床之上,“烧安息香,咒愿数百言”。如此三日“水泫然微流”。此时,一条小龙 “长五六寸许,随水出来”。不久,“水大至,隍堑皆满”。佛图澄有很多的弟子,其中最著名的有道安和尚。

     竺道生(公元355-434年)晋宋间高僧。俗姓魏,巨鹿(今河北省巨鹿县)人。幼随竺法汰出家,改姓竺,十五岁便登讲座,二十岁受僧侣的最高戒律具足戒。公元397年到庐山相慧远求学,公元404年问学于鸠摩罗什和佛驮跋陀罗。以慧解著称,在当时汉译典籍未完备的情况下,常见人所未见,如立善不受报、顿悟成佛之义。着有法华经疏、维摩经疏、法身无色论、佛无净土论等多种,可惜多已亡佚,现存的只有法华经疏(存二卷)、答王卫军书一篇行世。

     慧可 (公元487—593年)一名僧可,是中国禅宗的二祖。俗姓姬,虎牢人(今河南荣阳县)。他少为儒生时,博览群书。出家后,精研三藏内典。年约四十岁时,慧可从达摩学了六年,精究大乘的宗旨。

     天平初年(公元534年)慧可到了东魏的邺都(今河南安阳市北),大弘禅法,有些学者不能理解他的学说,时常发生争辩。当时门下拥有千人的著名学者道恒,竟指慧可所说法要为“魔语”,密遣上足弟子和慧可诘难。但他的弟子听了慧可说法后欣然心服,反而不满道恒。道恒因此更加怀恨慧可,甚至贿赂官吏,企图加以暗害。

     慧可在邺都既受异派学者的迫害,其后即流离于邺卫襄(今河南安阳、汲县与河北邢台)之间,

     在北周建德三年(公元574年)武帝进行灭佛运动,慧可和同学昙林曾努力保护经典和佛像。据宋人队陈振所撰《敕赐开元寺圆照塔记》载,慧可在邢州开元寺弘化时,传钵于弟子。周武灭佛停止后,他又回到邺都。隋开皇十三年(公元593年)入寂。

     彦琮 隋代译经家。(公元557—610年),赵郡柏仁人,俗姓李。少时天资聪慧,12岁能诵《法华经》。东汉时,印度佛教传入中国,隋时已为兴盛。琮14岁入晋阳(今太原),与卢思道、元行恭等建斋房,讲“大智度论”。隋开皇十二年(公元592年),琮奉诏入长安,住兴善寺,掌翻译事,并与陆彦师、薛道衡等人创着《内典文全集》。隋仁寿二年(公元602年),文帝命其撰写《众经目录》,勘定了当时书写佛经总集的标准,对后世经典具有很大影响。隋大业二年(公元606年)批阅了《昆仑书》,修撰了《天竺记》,论定了翻译外籍的楷模,为沟通当时中外文化交流起了很大的作用。

     彦琮卒于隋大业六年(公元610年)七月二十四日,享年54岁,归葬故里宣务山。其墓于山之东坡就山凿成一棺形石室。此棺长5.2米,头高2.6米,尾高2米。石棺中有一洞,深2.5米,高0.8米,口宽0.75米。棺之左侧有石阶,拾级而上可达棺口。棺口处刻有“隋国译经法师彦琮遗身”和“大业六年七月二十四日无常”字样。现此棺基本完好,属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
     慧能大师,是中国禅宗的第六祖。俗姓卢,先世河北范阳(今涿县)人,其父官至岭南新州(今广东新兴县东),唐贞观十二年(公元638年)慧能出生,幼年丧父,后随母迁移南海,当时家境十分贫穷,慧能只能靠卖柴养母。有一天,慧能在市中卖柴,听闻客店中有人诵读《金刚经》,便问此经何处得来,客人告以从黄梅东冯茂山弘忍禅师受持此经。因此有了寻师之志。他把母亲安顿后,北行于咸亨三年(公元672年)到了黄梅东山,弘忍见着他即问:居士从何处来,欲求何物?慧能说:弟子是岭南人,唯求作佛!弘忍说:你是岭南人,又是獦獠(当时中原对南方少数民族的称呼),如何堪作佛?!慧能说:人有南北,佛性岂有南北?和尚佛性与獦獠佛性无别;和尚能作佛,弟子当能作佛。弘忍遂命他随众劳动,在碓房舂米。

     据《坛经》记载,有一天,弘忍为了考验大众禅解的浅深,准备付以衣法,命各人作偈呈验。时神秀为众中上座,即作一偈云:“身是菩提树,心如明镜台,时时勤拂拭,莫使惹尘埃。”一时传诵全寺。弘忍看后对大众说:后世如能依此修行,亦得胜果,并劝大众诵之。慧能在碓房间,闻僧诵这一偈,以为还不究竟,便改作一偈,请人写在壁上。偈云:“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;本来无一物(这句是较通行的记载,敦煌本《坛经》此句作‘佛性本清净’),何处惹尘埃!”众僧见到此偈后,感到十分惊异。弘忍见了,当即于夜间召慧能试以禅学造诣,并传与衣钵,即送慧能往九江渡口。临别又叮嘱他南去暂作隐晦,待时行化。

     慧能到广东曹溪后,隐遁于四会、怀集(今广西怀集县)二县之间,过了十余年,至广州法性寺;当时正值印宗法师讲述《涅盘经》,因有二僧辩论风幡,一个说风动,一个说幡动,众僧争论不休。慧能便插口说:不是风动,也不是幡动,是你们的心动!大家听了很为诧异。印宗便请他至上席,请问深义,慧能回答,言简理当。印宗便问:久闻黄梅衣法南来,莫非就是行者?慧能便出示衣钵,印宗欢喜赞叹,即集众就法性寺菩提树下为慧能剃发。又请名德智光律师等为他授具足戒(按法性寺即今广州光孝寺。寺中有六祖瘗发塔、菩提树、风幡堂、六祖殿诸古迹)。两月后,慧能即于寺中菩提树下,为大众开示禅门,说般若波罗蜜法。

     不久,慧能辞众归曹溪宝林寺,印宗与道俗千余人相送。延和元年(公元712年)慧能回至新州小住,命门人建报恩塔。先天二年(公元713年)圆寂于新州国恩寺,享年七十六。公元806—820年间赠以大鉴禅师谥号,柳州刺史柳宗元为撰《曹溪第六祖大鉴禅师碑并序》。元和十年(公元815年)刘禹锡因曹溪僧道琳之请,又撰《曹溪大师第二碑》。从达摩六传而至慧能,故称为六祖大师。

  慧能的遗体未坏,弟子方辩裹纻涂漆于其上,形像生动逼真,现存于广东曹溪南华寺(即古代的宝林寺)

     邢州开元寺有《能大师碑》。

     神会和尚 俗姓高,湖北襄阳人。童年从师学五经,继而研究老、庄,都很有造诣。后来读《后汉书》知道有佛教,此后便倾心于佛法,便到当地国昌寺出家。三十岁到三十四岁(公元697—701年),他在荆州玉泉寺从神秀学习禅法。先从神秀,后于公元700年到广东韶州从慧能学习。神会去曹溪后,在那里住了几年,很受慧能器重。以后又北游参学。先到江西青原山参行思,继至西京受戒。景龙年间(公元707—709年)神会又回到曹溪,慧能知道他的禅学已经纯熟,在示寂时即授与印记。

     神会北归以后,看见北宗禅在北方已很盛行,于是提出南宗顿教优于北宗渐教的说法,并且指出达摩禅的真髓存于南宗的顿教。他认为北宗的“师承是傍,法门是渐”,慧能才是达摩以来的禅宗正统。当时神会和尚的声望很高,许多的名人志士都慕名前来向他问法,如南阳太守王弼和大诗人王维等。

     开元十二年(公元724年)正月十五日,神会在滑台(今河南滑县)大云寺设无遮大会和当时著名学者崇远大开辩论,建立南宗宗旨;同时批评了当日最有声望的神秀门下普寂。普寂以神秀为达摩的正统,据李邕的《大照(普寂)禅师碑》记普寂临终诲门人说:

     吾受托先师,传兹密印。远自达摩菩萨导于可、进于璨、璨锺于信、信传于忍、忍授于大通(神秀)、大通贻于吾,今七叶矣。

                      《全唐文》卷二百六十二。

     当时神秀门下的声势很大,他们所立的法统无人敢加以怀疑。但神会却认为这个法统是伪造的,说弘忍不曾传法给神秀。神会提出了一个修正的传法系统,

     《续僧传》记惠可初遇达摩“年登四十”。敦煌本《历代法宝记》作“时年”。此处似亦当作“卅”俗姓姬,武牢人也。遂与菩提达摩相随至嵩山少林寺。达摩说不思法,此句疑有脱误。惠可在堂前立。其夜雪下,至惠可要(腰),惠可立不移处。达摩语惠可曰:“汝为何此间立?”惠可涕泪悲泣曰:“和上从西方远来至此,意说法度人。惠可今不惮损躯,志求胜法。唯愿和上大慈大悲。”达摩语惠可曰:“我见求法之人,咸不如此。”惠可遂取刀自断左臂,置达摩前。达魔见之“曰”:“汝可。”在先自神光,因此立名,遂称惠可。深信坚固,弃命损身,志求胜法,喻若雪山童子舍身命以求半偈。达摩遂开佛知见,以为密契,便传一领袈裟,以为法信,授与惠可。惠可传僧璨,璨传道信,道信传弘忍,弘忍传慧能六代相承,连绵不绝。

     《菩提达摩南宗定是非论》选自胡适校敦煌唐写本《神会和尚遗集》卷三

  在辩论中神会又说:“秀禅师在日,指第六代传法袈裟在韶州,口不自称为第六代。今普寂禅师自称第七代,妄竖和尚(神秀)为第六代,所以不许。”当时大云寺崇远质问他说:普寂禅师是全国知名的人物,你这样非难他,不怕生命的危险吗?神会从容地说:我是为了辨别是非、决定宗旨,为了弘扬大乘建立正法,那里能顾惜身命?他的坚强态度和言论惊动了当时参预大会的人。从此南北两宗的界线更加分明,争论也更加激烈了(《神会语录》第三残卷)。

     天宝四年(公元745年)神会以七十八岁的高龄应请入住东都荷泽寺,这时普寂和义福都先后去世,由于他的弘传,使曹溪的顿悟法门大播于洛阳而流行于天下(宗密《圆觉大疏钞》卷三之下)。

     天宝八年(公元749年)神会在洛阳荷泽寺又楷定南宗的宗旨而非斥北宗,且每月作坛场为人说法:抑清净禅,弘达摩禅(《历代三宝记》中《无相传》)。这时北宗门下信仰普寂的御史卢奕于天宝十二年(公元753年)诬奏神会聚徒企图不利朝廷。唐玄宗即召他赴京,因他据理直言,把他贬往江西戈阳郡,不久移湖北武当郡。天宝十三年(公元754年)春又移襄州,七月间又敕移住荆州开元寺。这些都是北宗的人对神会的报复(《宋高僧传》卷八《本传》、《圆觉大疏钞》卷三之下)。神会虽过着贬逐的生活,两年之间转徙四处,但他的声望并未下降。

     神会被贬的第三年,即天宝十四年(公元755年),发生了安史之乱,安禄山举兵攻陷洛阳,将逼长安,玄宗仓皇出奔西蜀。副元帅郭子仪带兵征讨,因为军饷缺乏,采用右仆射裴冕的临时建议,通令全国郡府各置戒坛度僧,收取一定的税钱(香水钱)以助军需。这时神会尚谪居荆州,诬奏他的卢奕已被贼所杀,群议请他出来主持设坛度僧,于是他才回到洛阳。至德元年(公元756年)神会已经八十九岁,当时洛阳寺宇已被战火摧毁,他实时创立寺院,中间建筑方坛,所有度僧的收入全部支援军费,对于代宗、郭子仪收复两京起了相当的作用。

     安禄山之乱平定之后,肃宗便诏他入内供养,并在他曾住过的荷泽寺中敕建禅宇给他居住,所以在后世称他所弘的禅学为荷泽宗。唐肃宗上元元年(公元760年)五月十三日,神会寂于洛阳荷泽寺,年九十三岁。建塔于洛阳宝应寺,谥真宗大师。

     神会禅师多次入住邢州开元寺,并两次在寺内为慧能立《能大师碑》(赵明诚《金石录》有记载。)

     赵州和尚 即从谂禅师为禅宗六祖慧能大师的四传弟子,唐大中十一年(公元857年)众请到赵州观音院(即今柏林禅寺)弘法四十年为一方宗师,尊称为赵州和尚。根据开元寺碑刻记载:开元寺是“赵州授衣之境。”

     法明和尚  唐代开元寺主持。邢州开元法明上座,依报本未久,深得法忍。后归里事落魄,多嗜酒呼卢。每大醉唱柳词数阕,日以为常。乡民侮之,召斋则拒,召饮则从。如是者十余年。咸指曰“醉和尚”。一日谓寺众曰:“吾明旦当行,汝等无他往。”众窃笑之。翌晨,摄衣就座,大呼曰:“吾去矣,听吾一偈。”众闻奔视,师乃曰:“平生醉里颠蹶,醉里却有分别。今宵酒醒何处,杨柳岸晓风残月。”言讫寂然,撼之已委蜕矣。

     李质  唐玄宗五从弟,开元年间任邢州刺史,兴建邢州开元寺、天宁寺龙兴观等。立唐龙兴寺道德经幢。 

     空本和尚 后梁译经家。天竺国(古印度)高僧,后梁乾化年间(公元911-915年)曾奉诏在邢州开元寺翻译佛经。今开元寺有后梁乾化佛顶尊胜陀罗尼经幢。

     定喜法师 金代开元寺主持。公元1184年间,定喜法师在邢州主持开元寺,金大定甲辰岁时,铸甲辰款大铁钟。

     虚照禅师 元代天宁寺主持。(公元1195年-1252年)法名宏明,自号虚照。生前行尊号“大比丘”时人称“再世慧能”。1238年住持邢台天宁寺,受业弟子百余人,著名的有刘秉忠、普安法师等。1252年在邢台天宁寺圆寂。受敕建虚照禅师塔。

     万松法师 元代的著名僧人。(公元1166年-1246年) 又称万松老人,报恩老人。十五岁在邢台净土寺出家,1193年受金章宗之命,入宫说法,1230年奉诏住持万寿寺。邢台净土寺有至元年间万松大宗师舍利塔。《补续高僧传》有传。

     海云印简 元代的著名僧人。(公元1202-1257年),曾为忽必烈讲说佛法并传戒。他重兴真定临济寺,时人称他为临济中兴名匠。嗣法者十四人,有语录曰《杂毒海》。元代著名政治家刘秉忠就是由他推荐给忽必烈的。

     万安禅师 元代的著名僧人。法名广恩,自号万安,住抵抗运动持邢州开元寺,建净土道场。金元战乱时期,万安扶弱济贫,救人于危难之中,时人称“贾菩萨”。1243年在开元寺圆寂。

     普安法师 元代的著名僧人。(公元1217年-1264年)俗名郝春玉,出家于邢台净土寺,《补续高僧传》有传。后受请入燕京华严寺。数年后得往昔在家挚友刘秉忠推荐,获元世祖忽必烈召见,留住内庭三年,多有赞益,赐“佛国普安大禅师”号,不久又“总摄关西四五路、河南、南京等路,太原府路、邢洛磁怀孟等州僧尼之事。”

     刘秉忠 元代著名政治家。(公元1216年-1274年)法名子聪。出家于邢台天宁寺,为掌书记,自号藏春散人。后与虚照到云中南堂寺讲学,是元朝皇室的重臣,位至太保。与天宁、开元两寺有密切关系,沟通了佛教与皇室的联系,尤其是对开元寺的社会影响做出巨大贡献,刘死后进封常山王,遗着有《藏春集》传世。

     耶律楚材 (公元1190—1244年),出身辽的皇室而仕于金,后来成了有名的政治家。他从万松行秀参禅三年,得到印可,号湛然居士。他随成吉思汗出征西域时,致书请行秀评唱天童正觉的《颂古百则》,行秀即在燕京报恩寺内从容庵撰出,楚材为作序刊行,即后来有名的《从容录》(《从容录序》)。

     李之能(生卒年代不详),号屏山居士。宏州(今河北省原县)人,承安进士。少年习儒,学业卓著,且好莱坞排释老。后在邢台偶遇行秀,在邢州净土寺虔心向佛。继则深入佛典,后至少林寺参学,撰成《〈金刚经〉注》、《〈楞严经〉注》、《少室面壁记》等,弘传达摩西来之旨。后半生致力于弘扬曹洞法门,“开发后学,大有功于宗乘”。

     损庵洪益 元代大开元寺主持。(1263-1340年),应山人,俗姓徐氏,十五岁人石龙山宝林寺,投普善老师(1260-1335年年)出家,后遍参宗匠,得法于白云治公。

     损庵历主名刹。大德三年(1299年)主宝林寺,十一年(1307年)主法王寺,至大四年(1311年)主邢台大开元寺,累朝宠命,并于延祜丙辰(1316年),特授中奉大夫、制加“圆照普门光显大禅师”之号,赐以二品银章,金裥袈裟,总管宗门之事。元英宗临祚(1321年),曾下诏褒美。损庵遂于泰定乙丑,赴阙谢恩。明年(1326年),又加特旨表彰。

     至顺庚午(1330年),损庵辞去大开元寺住持,归山养闲,但壬申年(1332年)又被下诏征还。至元统甲戌(1334年),力辞得退,在寺西堂怡然自适。他曾有诗:“莫将世事累青眼,留取闲云伴白头”,被人争相传诵。不久,他回到石龙山,杜门却扫,澹泊世味。但学徒填谷,纷然而至。损庵咸与奖抑,淬厉以器之。

     1340年应少林寺力邀出任少林寺主持,12月16日,损庵吩咐把自己的衣钵、财务留给常住诸僧。19日,他沐浴更衣,挝鼓升座,给寺众们讲解“无生忍”的意义。他说:“无生无灭的诸法实相,就是‘无生’;彻悟此道,了法无生,就是无生忍。我已快证我的无生身了!”言毕,众僧号哭动情,请他留世。他瞪目叱曰:“大无生身会重生!”乃闭目跏趺而逝。弟子及寺僧们祭奠七日夜。据说火葬时,祥光烛空,收舍利如豆粒大者,不可计数。依损庵遗嘱,建塔于应山石龙山宝林寺的北原和少林寺塔林。

     损庵以“了一真妙,断诸缘想”为念,未尝以富贵二字人心。他持律严格,布衣粝食,蒲团竹几,甘淡苦节,几十年都是坐着入睡,所谓“胁不至席者数十余年”。他还认为,修佛坐禅,“佛”与“魔”同样是关键。

     法祯 字蒙隐,号雪礀,俗姓蒋。定陶人,家世显赫。宋靖康年间,为躲避金兵南侵之祸,举家迁至寿春,从此就在那里住了下来。他的父亲蒋德性,担任军职,领兵攻取襄阳,因战功而封济阴侯。

     法祯从小熟读诗书,精通声律,博学多才,本当致意宦途,搏取功名。然而,他从小体弱多病,特别是每次病一发作,就几乎死去,精通相术的人都说他是早夭之相。他的父母为保其性命,只好忍痛让他出家,以求佛祖保佑。

     法祯本性聪颖,蕙心纨质,年仅十七岁,已略通佛经大旨,逐渐播其声望。不久,来到京城,在众多王公贵族府中开坛说法,声名日盛。公元1316年,元仁宗亲自下旨,让他主持庆寿寺,后来又主持易州的兴国寺。

     法祯知识广博,文笔尤佳,仁宗任命他翻译《菩提行释论》二十七卷,西夏僧人慧澄所译佛经,全由法祯推敲润色,无不精审;皇宫宝云殿中所列高僧八十八人之像,亦均由法祯作传,用金字书写其旁。

     元仁宗皇庆年间,开科取士,蒙古人,色目人亦行三场科考的制度,朱熹的学说慢慢兴旺起来,认为佛教是虚妄的东西。仁宗为了抵制朱熹的学说,诏令法祯等三人,翻译《天觉护法论》。英宗即位,准备重印《大藏经》,但原版颇多讹误,于是征选天下名僧六十人,由法祯等三人为总督,对《大藏经》加以校对勘定,印行于世。

     法祯在当时的地位和名望越来越高,英宗至治到泰定帝泰定的数年间,天下佛教有什么大事,法祯必定亲自参预。元顺帝至正八年(1348),法祯奉旨重译佛经,元顺帝接见他时,用汉语称他的号,礼遇之隆,天下仅有。

     同年,有儒生张琅、王溥上书,列举佛教弊端,达数十条之多,朝廷信其说,准备制订公文,下达州府,对佛教加以限制。法祯听说后,马上上书反驳,朝廷限制佛教的文书也就没有下达。后来,江西的儒学官涂以义,又向朝廷上书,洋洋数千言,要求朝廷尽毁天下寺观,勒令天下僧尼、道士全部还俗,所有寺庙、道观的财产一律收归官府。法祯又呈上奏章,陈说厉害,消弭了佛、道二教的一场大浩劫。

     法祯从开堂讲法以来,四十余年间,历武宗、仁宗、英宗、泰定帝、文宗、顺帝六朝,深受各代皇帝器重,每当皇室有盛大的讲法活动,总是以法祯为主讲;那些王公大臣,无不望尘而敬。法祯的碑志诗文,几乎遍及海内。他思维敏捷,记忆力强,经书过目成诵。对于佛教的性相教义,禅学密乘,乃至于孔孟庄老、诸子百家,无所不通。他的文章,精致高雅,气势充沛,从不蹈袭前人,而是独出机抒,自成风格。

     法祯为人心胸开阔豁达,自从主持天下佛事以来,赏罚分明,从未骄人傲人、怒人怨人。他性格开朗,与人为善,待人真诚。见人行善事,往往欣然褒奖;见不善之事。则苦心规劝。他研读佛经孜孜不倦,《华严大疏》读了五遍,《大藏经》读了两遍,年老时依然自强不息,诵经日勤。

     法祯主持潭柘寺时,修茸殿宇,广建精舍,自己捐资一万三千五百贯,又集资四千四百余贯,因而使潭柘寺焕然一新。同时,法祯还为寺院积贮粮食,安定僧众,令人感佩。

     法祯的文稿大多散佚,未曾刊出。至正七年为邢州大开元寺护国仁佛阁撰碑文。

     小山宗书  (公元1500-1567年),字大章,别号小山,顺德南和县(河北省南和县)人,父亲李进,母亲刘氏。小山生于弘治庚申岁(1500年),十岁(1509年)入学,诵习儒书,粗通大义。十五岁(1514年)时悟“儒书皆教人人世之法,而非出世法也”,因而笃志出家。父母欣然从之,送至顺德府(邢台市)开元寺法堂,礼钿和尚为师。后游学多年,入少林终有所成。公元1530年又回到顺德开元寺省侍本师钿和尚。公元1557年就任少林寺主持。公元1567年,“腊月十六日。索笔书偈曰。宗镜宗镜。心法成行。即日圆觉。镜破宗正。偈毕。俨然坐脱。世寿六十八。僧腊三十六。茶毗身骨。分为三分。一分留宗镜起塔。一分送顺德祖茔。一分至少室起塔。”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
  • 河北邢台大开元寺
    网站主办及版权所有 © 2008-2010 河北邢台大开元寺 复制或转载本站内容请注明版权
    联系电话:0319-3061228  E_Mail:xggdb@126.com   冀ICP备05010389号